首頁 > 環球地理 > 正文

非洲,上千萬中國人正在淘金

時間:2019-03-21 09:24:42 來源:進擊波財經 評論:0 點擊:0

  前幾天埃塞俄比亞的一架飛機墜毀了,上面有8個中國人。

  我并不太想去蹭這種悲劇的熱點,這不符合我的價值觀,過去可能也真的沒有太強烈的感觸。

  可是這次不一樣。在事發之前的三天,我剛從埃塞俄比亞轉機開羅再回國,去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坐的正是737MAX8。

  “Africa”在拉丁語中是被太陽灼燒的意思,在今天,有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在那里燃燒著,奮斗著。

  謹以此文,獻給所有在非洲打拼的中國人和企業。

  不想煽動情緒,只是客觀分享,我在非洲的所見所聞。而本文也是我們《在這里學會出海》的第一期,我們的主打賣點就是沒去過的不會寫,只寫深度調研過的,只寫真正有價值的。用做學問的態度做內容,而不是為了逢迎所謂熱點,將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傳遞給愛我們的讀者。也歡迎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讀者朋友們聯系我們共創內容與合作。

  01

  在非洲的中國年輕人

  去非洲打拼的中國人,絕大多數都不是因為【想去】,畢竟那里遠離故鄉兩萬里。

  他們中有一部分是看到了非洲的潛力,但更大一部分是因為在國內他們已很難實現快速飛躍。

  初步估算,有上千萬的人中國人分布在非洲各國打拼。

  比如我們認識的小L。大專畢業,沒有特殊才能,這樣的情況在國內很難進入好企業,拿高收入。但在非洲,他負責與當地工廠對接談判等一切事務,月薪達到了2萬人民幣,而且其他一切費用(吃喝拉撒住)都由公司承擔。

  在這里2萬塊的購買力是很強的。比如埃塞俄比亞人均年GDP是800美金左右,換算一下,也就是月均450人民幣。

  注意了,GDP不等于人民收入,里面要剝離掉很多因素。

  據我對十幾種職業的調研,在埃塞首都地區人均收入應該是在500-800元之間,而在埃塞的農村這個數字可能約等于0,就是活命就行。

  其他撒哈拉以南諸國,大體亦如是。非洲國家的經濟總體上是由北向南越來越差的(不含馬達加斯加這樣的島)。最南端的南非稍微好一點,在20年前已經是發達國家了,但是現在又變回了發展中國家。

  而撒哈拉以北的比如埃及,在二三十年前還很不錯,但現在也很一般。首都開羅的普通人工資也就是在1000-1500人民幣一個月之間。我們認識一個中資企業的阿拉伯翻譯,收入是4000元左右,屬于當地的高收入人群,對他來說就和十幾年前中國人進了跨國企業一樣滿意。

  小W也是如此。他的人生目標是游歷不同國家,因此普通大學畢業后就在游輪上的免稅店工作,去過十幾個國家,后來到了坦桑尼亞的一個中國工廠做翻譯,因為長得人高馬大,就兼任了保安隊隊長。

  在非洲這樣的年輕人有很多。他們來的時候,并非是佼佼者,但因為能吃苦,接地氣,有耐力,加之時間和經歷累積的壁壘,反而成為了當地的精英。比起國內的精英而言,他們更懂當地市場,更能夠在異國他鄉生存,因此如今反而受到了出海企業的青睞。

  在埃塞首都有一個理發店叫【王雪理發店】,幾乎所有當地的中國人都去她那里理發,理一次80元人民幣,折當地貨幣400比爾。因為有了理發這個剛需入口,她逐漸擴大經營做了飯店、旅店,并經營著一些農副產品的批發等,日子過得蒸蒸日上。但如果在國內,她可能只是發型總監Tony老師的小助理。

  沒有一代年輕人是容易的。他們或離鄉背井,或艱苦奮斗,只有靠自己去贏得真正的尊重。

  一將功成萬骨枯,不是所有人都能走上金字塔之巔。但那些走得更遠一點的人,那些不抱怨的人,或許會得到更多的回報。這是我從在非洲的那些中國年輕人身上看到的。他們不像國內很多人每天花大把時間在網絡上吐槽,而是扎根在市場中。他們都不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但他們通過闖蕩確實過得更好。

  這個時代最怕的是,讀書時不上不下,工作時不能吃苦,又沒有特殊技能,還喜歡抱怨,那么就只能在抱怨中度過一生了。

  02

  非洲的大市場

  若無對一個市場的深入了解,則所有的一切都是空中樓閣。所以這里我一定要普及一些關于非洲的基礎認知,才能讓你理解非洲生意的原理。(但是如果真的要去那里做生意,還得根據自己行業自己去看,以下只是基礎)

  常識一:非洲不是一個單一的市場

  非洲系列一篇文章是說不完的。

  因為非洲市場極為分散,且錯綜復雜。在非洲,看上去都是黑人,但他們的黑是不同的黑。比如埃塞俄比亞人就認為自己不是黑人,是棕色人種。

  非洲以撒哈拉沙漠為界,北部大多受歐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巨大,比如埃及雖然身處北非,但其實是個阿拉伯國家。北非的黑人比例不高,要越過撒哈拉,才算進入了真正的非洲。

  常識二:整體分散

  非洲的人口分布極不平衡。

  非洲有52個國家,其中面積超過200萬平方公里的只有三個,超過100萬平方公里就是大國。大多數只有幾十萬、甚至只有幾萬平方公里。也就說,他們那里一個國家和我們一個省差不多,有的國家還沒有一個直轄市重慶大。

  而在尼日利亞這樣的人口第一大國里,人口高達1.7億,并有可能在30年內成為僅次于中國的人口大國;而人口最小的國家——毛里求斯僅有125萬人。

  在尼羅河沿岸及三角洲地區,每平方千米約1000人;而在撒哈拉、納米布、卡拉哈迪等沙漠和一些干旱草原、半沙漠地帶,每平方千米都不到1人,還有大片的無人區。

  常識三:經濟板塊分化嚴重

  拿非洲與中國、印度,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相比,可以看出并沒有很高速增長。而本身存量就不大。

  而根據2014-2018數據,可以得出如下結論:

  1.    東非地區:非洲大陸經濟增長的最佳區域,實際GDP平均增長率達到了5.82%。其主要經濟體,如埃塞俄比亞增速遠超平均值達7.5%。

  2.    中非 西非 南非地區都徘徊在3%及以內。

  3.    北非稍微恢復了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常識四:中國是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

  2008年中非貿易額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2009年中國首次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至今,中國連續9年都是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

  總結

  通過以上的總覽,我們可以明確幾個點:

  1、非洲市場并不是網絡上那些人瞎說的“正在超高速發展”。

  2 、非洲市場的板塊分化很嚴重,沒有很深的耕耘,就不要瞎講什么“一個標準,五十二國復制”這樣的事情了。

  3 、在非洲做生意并不是簡單的降維打擊,雖然從你需要運用的商業邏輯來說,可能都很簡單,但是實操的復雜性和風險比國內更大。

  4 、理性看待非洲市場至關重要。所謂理性就是既有期待,也不低估,更不狂熱。

  而最終的一個結論是,偌大的非洲不具有市場的統一性。

  這一結論非常簡單,但極致重要,將貫穿于所有企業在非洲的經營準則中。

  03

  非洲之王

  比起我們出海的第一站東南亞而言,非洲太薄弱了。而且在很低的起步情況下,也并未出現東南亞市場那種總體性的快速增長。(關于東南亞出海的文章下個月出)

  但這里依舊有種類繁多的生意,我們這里不涉及過多的國家層面合作。主要講民營經濟。

  要說這幾年在非洲做得好的民營企業,其中之一非傳音莫屬。

  傳音是一家成立于中國深圳的企業,在非洲最暢銷的十款手機中,常年有7-8款是傳音生產制造的。旗下三大手機品牌“TECNO、INFINX、ITEL”目前已擴大至電視機等品類。

  傳音在非洲制勝的核心原因是:在沒有人真正關注的這片市場里,全情投入,并做到最好的本地化。用創始人兆江的話說就是:全球化思考,本地化行動。

  傳音從2006年開始在尼日利亞起家,通過深耕細作鋪設渠道,不遺余力打廣告做營銷,發展本地經銷商,搞研發,成為了占領整個非洲市場份額40%以上的行業領導企業。也就說全球成功的企業都一樣,不該少的環節一個都不能少。

  而在本地化這件事上,傳音走得更前面。比如上圖的Camon C8系列,就是針對黑人皮膚太黑,一般攝像頭都難以捕捉,成相效果差的情況,做了硬件和軟件上的全面優化,使得這款手機成為了拍照利器。

  在剛剛進入尼日利亞市場時,TECNO也沒有摸到門路,銷量起不來,后來他們發現當地人對話費是非常敏感的。他們往往有好幾個運營商的卡,只消費套餐里最優惠的部分,所以需要來回換卡,但是有不會去買第二臺手機。于是傳音率先開發了雙卡雙待、四卡四待的手機,一舉打開市場。

  早期做功能機的時候,他們是怎么擊敗諾基亞的?他們在手機里裝上容量更大的電池,但標得小一點,這樣就顯得電力超級持久,比諾基亞還要持久。

  然而,在非洲拼的不僅僅是商業頭腦,更是體力,和忍耐。非洲每個國家的市場份額并不多,條件又極其艱苦,很難像中國市場一樣通過空中猛砸廣告,就可以收割代理商,實現規模化增長。

  傳音的團隊花了十年的時間,靠埋頭深耕,一點一滴的占領了這個市場。在埃塞,我們和傳音團隊高層一起吃飯聊天,這些大佬穿著都非常接地氣,也沒有華麗的語言,跟我們常見的大公司高層有些不同,傳音埃塞的總經理俞衛國說:我們來這里創業,哪有什么休假,哪有什么分工,指到哪打到哪,有事情就得頂上。他們經常都是一個月跑數個國家,又要去下面城市考察,交通不便利,大量的時間耗在路上。

  想把美國模式、中國模式搬到非洲的公司大部分都放棄了,想在非洲創業找VC融資的公司放棄了,不能習慣長期長途奔襲的員工放棄了,吃不下非洲菜“英吉拉(Injera)”(有股餿掉的味道)的人放棄了,因為這里,沒有想象的增長速度,這里的一切,都是龜速前行。

  小鎮之王也到了非洲

  在亞的斯亞貝巴,也有咱們專題報道數次的小鎮之王馬英堯的酒店。馬英堯的尚美生活集團也早已盯上了非洲這塊處女地。

  負責非洲公司業務的周大川周總,是尚美生活中國的001號員工。目前他們的總部設在埃塞的首都,我們去參觀的時候,CBD的新辦公室還沒有裝修好,他們就在一個裝修中的酒店的頂樓裝了一個簡陋的臨時辦公室,旁邊的宿舍是用木板搭的簡易床。

  就在這個簡陋的辦公室里,他們指揮著在數個國家的酒店緊張的選址、籌建中。就在這里開始了非洲的夢想。

  他們旗下在中國已經擁有3500家連鎖酒店,而馬英堯這次為非洲設置的目標是:五年一千家店,2019年全非洲計劃開業70家酒店。

  雖然依舊是加盟模式,但非洲的加盟商與中國加盟商有很大不同。當地能加盟酒店的幾乎都是資產雄厚的老板,用的是自持物業,他們中很多人對這門生意的預期并不是短期掙多少錢,而是作為家族的一項重要布局,他們不相信廣告宣傳,他們信賴大公司,信賴當地上流社會朋友的推薦。

  所以奇跡出現了,在非洲,小鎮之王和非洲之王聯手推出全新品牌“IVY HOTEL”,這兩個都低調且善于吃苦耐勞的人在非洲戲劇性的走到了一起。小鎮之王通過本土的合作伙伴成功的切入了非洲的主流陣地。

  非洲目前沒有一家成體系的經濟型商務酒店連鎖,幾乎都是管理松散的個體經營。看起來市場極其豐厚,但面臨的困難和傳音進入非洲市場時一樣多。中低端酒店出租率大約在65%,這個出租率并不高。商旅出行人次的增長也僅僅是個位數,并沒有看到巨大的增長。

  我們在尚美生活的餐廳品嘗黑人員工做的蹩腳中餐時,問周總:“非洲苦不苦,能不能撐得下去?”,他不假思索的回復說,既然來了,就沒有想過做不成。“

  我們曾描述過尚美生活創始人的經歷,而非洲市場也只有這些人才能夠終究擁有一席之地。

  總體來說,非洲依然目前處在物資非常匱乏的時代,工業基礎薄弱。故而只要你能在非洲建廠生產剛需產品,總是能賣掉的。在國內已經過度飽和的紡織業,在那里只要能開紡織廠就能上報紙,約等于中國的互聯網領袖。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非洲的盈利模型和國內是有一定區別的。首先,開工量不一定能飽和。因為當地電力供應不足,經常斷電。而且原料供應也是不穩定的。

  非洲最大的手機公司傳音的老總說,他們在埃塞的工廠一個月只能開工三天,因為所有原料都要從中國運,但是埃塞沒有港口,公路基礎也很薄弱,轉運進來要很多時間。

  另外,人力成本巨低,但人力的勤勞度遠遠不足。

  比如服裝業,你的銷售價格必須低于從直接從中國進口的價格,才能保持競爭力,所以總體也不會出現“暴利”。基本多個行業調研,凈利潤在30-40%左右。

  還有一方面是,非洲很多國家外匯是高度管制的,所以你賺的錢不可能直接兌換,有一個好辦法就是在中國找好農副產品的進口商,拿當地貨幣買咖啡豆或者芝麻什么的,降價10%出售給他。

  我認識一個在非洲開牛仔褲廠的老哥,他原來是浙江東陽開服裝廠,這幾年國內競爭過于激烈,所以轉移到了非洲。

  但非洲,尤其是撒哈拉以南目前是沒有品牌服飾市場的。假貨到處都是,也沒有什么市場監督。

  除了以上的高新制造業,連鎖服務業,紡織業,我們還發現一種新的全球化形態,這家企業也是我們的老朋友---赤馬傳媒。赤馬傳媒為大量頂級企業拍攝過膾炙人口的廣告片。這類企業的全球化路線,和別的行業完全不同。(下圖是赤馬在全球的聯合office布局圖)

  身處于以人為本的行業,是難以實現快速復制的,赤馬選擇和全球一線的制作公司CastaDiva,一同合資成立上海分公司。并和其全球多個分公司及合作伙伴形成了聯盟的關系,即聯合office。

  這樣,赤馬到全球所有如上圖有紅點的地方,都可以找到最好的制作團隊,有最好的賬期,也不會因為人生地不熟導致被騙,或效率低下了。

  比如他們在南非便與CastaDiva南非分公司合作,為阿里巴巴拍攝了《小的偉大》,這是阿里第一次作為奧運會贊助商。

  南非,有一個非常得天獨厚的優勢就是地貌豐富,人種豐富。所以什么景色都能取得到,什么膚色的演員都能找到。同時又具備了性價比優勢,以及比較成熟的影視產業資源。

(劇照)(劇照)

  這種模式給我們帶來了很多新思考,也值得很多領域學習。

  04

  非洲的折疊世界

  非洲世界是折疊的。

  埃及開羅在這座1800萬人口的城市里,有1100萬人住在違章建筑里,更有100多萬流離失所的人住在墓園的陰宅里,被稱為“the city of dead”。這座死人城坐落在老開羅的市區中,從機場驅車會經過,從車窗望出去,撲面而來的陰森。

  在老開羅邊上,政府重新造了一座“新開羅”。在這里,有比上海最大的商場更大的商場叫做“the Mall of Egypt“,在這里,有人造滑雪場,有所有全世界頂級的品牌。雖然在其他國家,我亦過頂級商場,但一小時前還在成堆貧民窟,一小時后在如此豪華之地,讓我內心產生的巨大沖擊久久不能平息。

  非洲的世界又是與世界同步的。

  全球最新的電影,這里也是同期上映的。即使在總體經濟上像中國70年代,但畢竟互聯網的興起,使得它在很多方面也并非極度落后。

  05

  在非洲,我看到的中國品牌并不多,只有”安踏,名創,傳音,小米,華為,聯想,vivo,OPPO,美的“這些,也就說我們的品牌輸出依然非常弱,在化妝品、日化、首飾、等品類可以說是全面陣亡。

  而超市里,我看到整排整排全是知名國際品牌的產品,“聯合利華,寶潔,雀巢,卡夫“等等。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而國內媒體還在意淫嘲笑寶潔,殊不知人家的全球競爭力依然是遙遙領先的。

  中國企業出海是大勢所趨,但依然任重道遠。

  只有長期不懈的努力,才是中國崛起的核心動力。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325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