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云計算 > 正文
分享到:

法定數字貨幣只是紙幣數字版?沒那么簡單

時間:2017-11-15 09:22:58 來源: 一財網 評論:0 點擊:0
  是時候正視法定數字貨幣了!它長什么樣?

  繼9月中國掀起針對比特幣交易和首次代幣發行(ICO)的監管風暴后,俄羅斯近期也對比特幣“放狠話”。不過,比特幣卻逆勢再創歷史新高,不但收復上月失地,還升破了5300美元。

  當以比特幣為代表的私人數字貨幣在日本等一些國家已經可以在百貨商店任意購買商品時,談私人數字貨幣對原有法定貨幣體系構成沖擊已經不是空穴來風。“是時候正視數字貨幣了。”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在華盛頓參加IMF和世界銀行秋季年會時稱。

  拉加德指出,全球金融機構正在承擔風險,因為它們并不關注及理解正在開始撼動金融服務和全球支付體系的新興金融科技產品,“我認為我們將見證一場金融領域的混亂,”她表示,現在世界各國央行和監管機構需認真對待數字貨幣。

  面對比特幣等私人數字貨幣可能造成的風險及挑戰,最好的辦法似乎并不是圍追堵截。會不會有更便捷、安全、高效的方式取而代之?目前,主要國家的中央銀行開始意識到,唯有發行中央銀行的數字貨幣,才能從根本上有效保障法定貨幣的市場地位。

  “‘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取法乎中,僅得其下’,法定數字貨幣的發展不但需要迎頭趕上私人數字貨幣,并且需要超越現有的電子支付工具,無論是私人數字貨幣還是電子貨幣。”10月12日,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在國際電聯第一次法定數字貨幣焦點組工作會議上指出。

  目前,作為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之一的國際電信聯盟(ITU),已經將數字金融服務和普惠金融作為其重點關注的領域之一,并專門成立了數字金融服務和法定數字貨幣焦點工作組。

  他們將全球80多個國家的央行、工信、電信監管部門、電信供應商、電信公司、移動支付等公司匯集在一起,與各行業利益攸關方一道,探尋法定數字貨幣解決方案。

  近日,為期兩天的2017年國際電聯法定數字貨幣焦點組(ITU-T FG-DFC)第一次法定數字貨幣標準化研討會暨第一次焦點組工作會議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召開。來自全球40多個國家的專家、學者及相關企業就法定數字貨幣的需求,以及法定數字貨幣生態系統中各方面臨的政策和監管挑戰,國際數字普惠金融狀況及模式,數字貨幣的安全性、兼容性及標準化等一系列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此次會議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與國際電信聯盟(ITU)共同主辦,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法定數字貨幣研究院(美國)協辦,并得到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以及美國數字法定貨幣研究所的支持。

  只是紙幣數字版?沒那么簡單

  “法定數字貨幣在電子商務、零售付款及個人與個人之間的轉賬領域,都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央行在這方面也能夠發揮更大的指導性的作用。”在上述大會上,國際電信聯盟標準化局電信標準化部門主管Bilel Jamoussi稱。

  Bilel Jamoussi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樂觀的表示,或許2~3年,便可以看到法定數字貨幣產品推出。

  何為法定數字貨幣(DFC)?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暢想了法定數字貨幣的四個維度。他指出,首先,法定數字貨幣在價值上是信用貨幣,其次技術上看是加密貨幣,再次實現上是算法貨幣,最后應用場景上則是智能貨幣。

  雖然當下比特幣火爆,但姚前認為其價值來源目前來看以投機因素居多,無價值錨定。“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比特幣難以成為真正貨幣。“在現代日益復雜的信用經濟,若以比特幣為貨幣,無疑是場災難。”姚前并表示,這僅代表個人的學術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意見。

  法定數字貨幣與比特幣相比則完全不同。姚前表示,法定數字貨幣是以國家信用為價值支撐,有價值錨定,能夠有效發揮貨幣功能,且法定數字貨幣有信用創造功能,從而對經濟有實質作用,這些是私人數字貨幣無法比擬的優勢。此外,法定數字貨幣還具有穩定貨幣價值的功能。

  對于法定數字貨幣的形態,美國eCurrency公司創始人兼CEO Jonathan Dharmapalan認為,首先是它一個法定貨幣,像現在的紙幣和硬幣一樣,另外它是由中央銀行發行的,以國家信用來背書,同時也是一個“可互操作”的工具,可以實現快速的結算。同時法定數字貨幣也有著無與倫比的系統穩定性,能有效防止偽造。

  Jonathan Dharmapalan指出,與原有紙幣具有熒光圖案、水印、安全線和政府簽名一樣,數字貨幣一樣可以通過5層安全架構來創建,最終獲得安全可行的方案。

  在埃及國家電信管理局經濟事務主管Ahmed Said看來,數字貨幣具有更強的普惠性是其一大優勢。他指出,根據相關數據統計,全球約27億成年人無法接觸到基礎的銀行服務,由于缺少接入銀行的渠道,銀行客戶數增長以及這些國家經濟的發展受到約束。法定數字貨幣則有望改變這一現狀。

  Jonathan Dharmapalan也贊同這一看法。他表示,目前以20億計的人口沒有正規的銀行或金融服務的提供,這些人群也有望被法定數字貨幣覆蓋。

  此外,他還指出法定數字貨幣具有節省成本的功效。Jonathan Dharmapalan認為,法定數字貨幣一旦推廣將節省大量成本。“目前全球現金交易每年達到75萬億美元,85%的全球消費者都是使用現金進行支付,因此現金帶給我們的包括印刷、發行、銷毀的成本占到全球GDP的2%。”他說。

  開啟智能貨幣時代為時尚早

  法定數字貨幣,除了有國家主權信用作為背書,電子化與網絡化的特性使其具有普惠與節省成本等特點外,更重要的是,法定數字貨幣不僅是簡單的將貨幣進行數字化和網絡化,而是可以讓貨幣變的更加智能化,與信用卡、銀行儲蓄卡、電子支付等傳統電子支付工具相比,法定數字貨幣將會呈現出全新的更好的品質。

  隨著當前智能科技技術快速融入人們的生活,移動芯片中包含人工智能單元成為主流,硬件的智能化將與各個軟件系統智能化形成交互,從而創造出全新的智能化世界,在這樣的世界里,相比與傳統紙幣或趴在銀行賬戶里的“數字”,智能貨幣給人以無窮的想象空間。

  “法定數字貨幣是不會休息的貨幣,舉個例子來說,我們去花錢,其實花錢是個動作,但是錢本身是傻的,錢是不帶腦子的,但是將來如果貨幣帶了腦子的話,假設我交的學費如果發現被騙了,錢還能追回來。”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副所長狄剛表示。

  他舉例稱,未來銀行定向貸款的用途都可追溯,錢包不一定基于銀行賬戶,比如錢放在電表里,到了余額不足就自動充值。或者開著車路過一個收費站,GPS定位后,通過智能合約直接扣錢等應用可以實現。狄剛指出,由于智能化的貨幣屬于功能貨幣,是現有電子支付工具的升級,這種升級一定非常具有競爭力。

  不過,狄剛并不認為短期內會開放法定數字貨幣的編程功能。他表示,法定數字貨幣畢竟是一國貨幣,現有對貨幣的定義是不能編程的。將來貨幣如果能編程,甚至能夠智能化控制,如何嚴格管理智能貨幣將成為一個比較大的話題。

  就現有的實踐而言,布隆迪銀行執行總監Prosper Ngendanganya指出,該銀行從2017年4月開始了一個通過數字貨幣進行支付的項目,納稅人可以通過使用數字貨幣進行繳納稅款,但是目前在布隆迪一些主要的金融機構及銀行還沒有推出法定數字貨幣的產品,只有少數幾個非政府組織及一些私有公司可以提供移動手機端的數字貨幣金融服務。

  安全問題首當其沖

  擺在法定數字貨幣面前的安全問題不容小覷。在以比特幣為首的私人數字貨幣席卷全球的當下,我們已經看到一些黑客入侵到比特幣錢包的案例,通過盜取別人錢包里面的數字貨幣,導致比特幣擁有者大量的比特幣損失。

  如果你的數字貨幣錢包出現系統錯誤怎么辦?被黑客襲擊了怎么辦?法定數字貨幣同樣面臨恐怖分子洗錢風險。多位參會專家認為,相同的原理在法定數字貨幣身上也會發生。

  對法定數字貨幣而言,主要面臨來自四方面的典型威脅。國際電信聯盟SG17主席HuengYoulYoum表示,首先是用來存儲數字貨幣的錢包存在技術缺陷;其次實體認證中使用的弱存證問題;第三是數字貨幣底層開源代碼的存證;第四是數字貨幣中密碼算法的長期弱點。

  他表示,首先,對于數字貨幣而言,需要采用一種基于硬件安全模塊的錢包或者基于安全區的錢包,一些硬件或者軟件中可以存入密鑰,也可以執行一些功能比如加密、解密等。

  其次,密碼算法的長期弱點,假如我們可以有量子計算機來取代目前這些經典的超級計算機,由于肖氏算法可能打破ISA的算法同樣也可能打破密碼簽名,這也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密碼算法會越來越弱。

  數字貨幣面臨的第三個威脅是對于實體認證的存證或者憑據的使用。在數字貨幣中,結點是沒有辦法分辨這個交易是由一個授權的用戶進行的,還是盜取了用戶私鑰的黑客所進行的,所以這種情況下就會導致一些資金的損失。

  最后,數字貨幣開源代碼的缺陷。HuengYoulYoum指出,實現數字貨幣應用和服務的時候都會使用開源的代碼,這些底層的開源代碼有時候也會產生一些安全問題,比如對于數字貨幣缺陷的濫用可能導致數字貨幣的不可篡改范式的損害,這同樣會導致數字貨幣用戶資金的損失。

  矩陣元CEO孫立林表示,如果出現了真正的智能貨幣,當然這個智能已經不停留在今天所謂的智能合約這樣一個很簡單的概念上,那么智能貨幣還將面臨監管和隱私的矛盾、集中和分布的矛盾,賬本和數據的矛盾。

  美國財政部恐怖融資和金融犯罪辦公室戰略政策高級顧問Anne Wallwork表示,各國政府都要考慮到法定數字貨幣的風險,企業范圍也包括要解決洗錢及恐怖主義融資的問題,這就意味著我們需要運用到這個領域一些相關的國際標準。

  他指出,這些標準包括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的標準,這些標準是通過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來制定的。目前有40個相關推薦,一些已經變成了監管的條例,它們也將會被應用到法定數字貨幣的監管領域。

  此外,國際數字貨幣的安全ISO TC68 SC2 WG13 Ad Hoc Group 4召集人Edward M. Scheidt指出,需要建立一些針對貨幣偽造和貨幣欺詐的對策,把安全作為標準的一部分,通過這些安全的標準來最終搭建一個安全的框架。

  全球貨幣體系或將重塑

  歐洲央行基礎設施和支付共同市場理事會高級顧問及CPMI數字創新工作組主席 Klaus Lober表示,在對公支付中運用法定數字貨幣,目前來看,與已有的央行系統要求十分相似,不過未來則有可能影響央行現有的基礎設施。

  他分析稱,對于法定數字貨幣的可行性與風險,經濟方面應當要注意數字貨幣對一國貨幣政策可能造成的影響。Klaus Lober認為,金融穩定性方面包括危機可能造成的影響,要對數字貨幣進行成本效益分析,要考慮對銀行商業模式的影響,包括銀行存款、信用準備金和市場基礎設施的影響,并充分考慮用戶的接受程度。

  此外他表示,在監管和政策層面,需要注意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的反應,法定數字貨幣也要服從監管與征稅體系,并考慮隱私問題。在法律層面,央行要根據不同的行政轄區授權發行法定數字貨幣,這同樣取決于法幣體系的設計。同時考慮法定數字貨幣的法律資格、免除責任、債務問題以及法償問題,此外,還要配套相應的稅法和會計準則。

  未來隨著法定數字貨幣的誕生,墨西哥經濟研究教育中心教授Mariana de Sousa認為,將產生一種替代性貨幣儲備體系,與當今流行的貨幣儲備體系相對應。

  就目前全球貨幣體系現狀而言,Mariana de Sousa指出,一個壟斷性儲備貨幣的發起國擁有過度特權,必然會帶來過度的稅費。此外,一國利率降低雖然能夠促進本國資本的流動,提升邊界利潤,提升投資收益等,但是對于其他國家而言,這并不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措施。

  他舉例稱,例如次貸危機后,有些國家執行自身的貨幣政策,但對另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可能起到消極作用。

  但是采用法定數字貨幣,是解決目前國際貨幣體系上述問題的重要方向之一。Mariana de Sousa表示,比如通過提升其計價的覆蓋范圍,幫助提升全球貨幣平衡性而不僅僅是美元壟斷。

  “我們應該從美元當中再衍生出其他的貨幣,比如法定數字貨幣中的貨幣,促進這樣一種儲備貨幣多樣化的發展,這樣才能真正達成國際貨幣政策協調工作。這也有助于政府及個人之間進行貨幣自由流通。利用法定數字貨幣的獨特性,確保作為貨幣兌換的媒介的穩定性,保證貨幣的價值。”Mariana de Sousa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金融室宋爽指出,關于現有的跨境支付體系,我們面臨著一系列限制性的條件,目前為止大家主要使用的是SWIFT和CHIPS,SWIFT是由傳統性的發達國家所治理監管,CHIPS是由紐約清算所協會建立,當然這些都主要由美國控制和管理。

  宋爽指出,現有的跨境支付系統已經逐步顯示出一些弊端,比如目前尚沒有進一步改善經濟的動機或動力,對于現有使用跨境付款體系的參與方來說別無選擇,只能使用現有的弊端很多的支付體系。新型的跨境支付體系可以通過法定數字貨幣進行重新架構。

  宋爽指出,這樣一個支付體系能夠為我們帶來非常多的機會,在網上通過電子錢包將電子貨幣從一方發起,讓另一方接收。在這個大致的貨幣流通的過程中,貨幣A通過ATM或者網絡或者代理機構,通過電子錢包流通到接收方的電子錢包,接收方的電子錢包通過ATM或者網絡或者代理機構能夠接收到貨幣,這種“去中心化”的好處是便捷而且降低成本。

325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