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分享到:

雅堂控股轟然倒下!董事長自首,整體業務年初時已停擺

時間:2018-07-18 09:23:42 來源:國際金融報 評論:0 點擊:0
“垂死掙扎”后,雅堂控股還是“倒下”了。

7月16日,成都公安局天府新區分局在其官方微博@平安天府發布通報,稱雅堂控股集團董事長楊定平等人因涉嫌違法犯罪,于7月15日到該分局投案自首,目前已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公開資料顯示,雅堂控股集團于2012年在深圳成立,2017年,雅堂控股作為四川天府新區重點引進項目將集團總部遷至成都天府新區科學城。

“今天看到楊定平投案自首的新聞并不感到意外。”一位前雅堂中層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今年年初的時候,不僅僅是雅堂互聯網金融平臺宣布清盤,實際上雅堂集團整體業務已經停擺。當時公司高層一直在想各種辦法退出,把所有能想的辦法都想了個遍,但是最終還是無力回天。

該中層人士表示,“雅堂最近的事情并不是太清楚,但是在我4月份離職的時候,整個集團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七八位高管。”

押注小超,敗了

據了解,雅堂控股集團靠銷售紅木家具起家,而后轉型電商持續低迷,創始人楊定平又將目標瞄準了O2O新零售,2016年10月其互聯網社區超市連鎖品牌——雅堂小超上線,依靠加盟模式迅速擴張。

此外,雅堂集團旗下業務還包含電商、信息技術、廣告、供應鏈金融、雅堂到家、雅堂味道六個業務版塊。

但事實證明,雅堂集團“押注”雅堂小超的這一步也沒能成功。

6月底,《國際金融報》記者曾在成都郊區見過一家掛著“雅堂小超”門牌的小型超市。當時,店主對記者表示,最早他們加盟雅堂小超是因為當時雅堂集團銷售人士曾向他們表示雅堂方面可以幫他們解決進貨款項短缺、部分裝修問題,“門牌就是雅堂送的”。

該店主還表示,“雅堂說他們是互聯網集團,我們的超市加盟雅堂集團可以掛在網上,生意會越來越好。”

然而,當時和該店主接洽的雅堂銷售人士如今都已聯系不到。“我們現在還掛著‘雅堂小超’門牌是因為超市還在正常運營,和其他的超市并沒有任何不同,換新門牌又是另一筆開銷。”該店主稱。

7月16日,《國際金融報》記者致電雅堂集團多個聯系電話,但均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

另一位前雅堂員工比上述中層更早一步離開了雅堂集團,今日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初選擇離開,就是因為覺得雅堂集團的業務模式難以持續,盈利困難

“互聯網金融平臺一直在虧錢,線下加盟鋪設的小超投入很大,但盈利也甚微。每一個業務線都不賺錢,導致后來窟窿越來越大。”該前雅堂員工指出,之前互聯網金融平臺的收入有部分流向了集團其他業務條線,如果沒有出現可以支撐利潤的業務,整個雅堂集團的業務都難以持續。

P2P清盤,債還未清

事實上,雅堂集團問題爆發,始于其終結P2P業務。

今年1月23日,雅堂控股集團突然發布了“雅堂金融平臺主動退出P2P業務”的公告,并于1月26日發布了清算方案。

當時給出了三種兌付方式:方案一是分19期按月還款,適用于2018年1月23日23:59:59有可提現金額的用戶;方案二是分18期按月還款,適用于所有用戶;方案三是50%債轉股。

據雅堂金融官網,雅堂方面與多數投資人達成了兌付協議和債轉股協議,截至4月19日已兌付8890筆,兌付金額34071668元。

然而,在上述分批兌付結算方案還未完全落實時,雅堂控股又改變主意了。

4月19日,雅堂方面發布了《關于投資收益債轉股公告》。根據該公告,平臺于4月14日發起投資收益債轉股意見征求函,參與人數1470人,909票同意,561票反對,獲得多數投資者支持。所以,定于4月21日起,推行投資收益債轉股,所有投資人收益部分全部轉為股份,屆時,由系統統一操作,將投資收益自動轉股。

收益計算方式分為兩種:

一是,充值大于等于提現的:應還-(充值-提現)-債轉股金額-債權轉讓金額;

二是,充值小于提現的:應還-債轉股金額-債權轉讓金額(注:應還就是清算后協議里的金額);

對此,一直未拿到兌付款項的王先生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投資者完全沒有話語權,我們也不想‘債轉股’,一旦轉換為股權,我們基本上就拿不到了。”

事實證明,王先生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國際金融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進入雅堂金融官網發現,目前,連雅堂金融投資者在平臺網站上發布的“跳樓價”債權轉讓也都無人問津。

以一個即將到期的37980元債權為例,轉讓價格10000元,相當于打了三折左右也找不到下家。

王先生表示,不要說打三折了,他此前多次上線打一折的債權都從沒有成交過。

今天,雅堂控股董事長楊定平向警方自首,而王先生卻高興不起來。“雅堂到今天這步田地,就算警方查封其資產,可以退回給每個投資者的并不會很多,我的錢算是打水漂了。”

325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