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游戲 > 正文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 搞死游戲公司 600萬元打水漂

時間:2019-01-22 15:29:59 來源: 評論:0 點擊:0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

原標題:程序員跑路被指搞死游戲公司,創始人稱600萬元打水漂,肇事者被拉黑

程序員刪庫跑路,對一家創業公司意味著什么?

螃蟹網絡創始人尹柏霖對《財經天下》周刊說,自己從月流水預計千萬元的游戲策劃人,到如今重回打工仔,在深圳沒房沒車一無所有,孩子正要出生,"將近三個月沒法緩過勁來"。而這一切,都要拜跑路的主程序員燕飛宏所賜。

1月20日,游戲公司螃蟹網絡的一則公告開始在微博上流傳。公告稱,螃蟹網絡的一款游戲在上線測試當天,遭后端主程序員鎖死服務器與電腦,拒不交接工作,最終耗費兩年,導致600萬元資金的項目失敗。

這則公告獲"互聯網的那些事"等微博大V轉發,評論中有網友稱,程序員刪庫跑路這種事居然成真了。

更有網友對這家公司如此依賴一名后端程序員提出質疑。

在行業交流群如"深圳手游背調總群"內,同行開始交流起這位主角事跡,甚至有人表示,"我在的幾個游戲行業招聘群都傳遍了"。

《財經天下》周刊聯系到螃蟹網絡創始人尹柏霖,他講述了這家創業公司如何在事件中一路跌到谷底的過程。《財經天下》周刊也試圖聯系燕飛宏本人,但截至發稿時尚未獲得有效聯系方式。

人們的最大疑惑,是一個剛來公司三個月的程序員,如何能拖垮耗資600萬元、開發了兩年的游戲項目?游戲之前是誰在開發,是否另有隱情?

尹柏霖表示:創業公司養不起閑人,燕飛宏負責的后端,之前在公司也只有一人負責。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

原標題:程序員跑路被指搞死游戲公司,創始人稱600萬元打水漂,肇事者被拉黑

程序員刪庫跑路,對一家創業公司意味著什么?

螃蟹網絡創始人尹柏霖對《財經天下》周刊說,自己從月流水預計千萬元的游戲策劃人,到如今重回打工仔,在深圳沒房沒車一無所有,孩子正要出生,"將近三個月沒法緩過勁來"。而這一切,都要拜跑路的主程序員燕飛宏所賜。

1月20日,游戲公司螃蟹網絡的一則公告開始在微博上流傳。公告稱,螃蟹網絡的一款游戲在上線測試當天,遭后端主程序員鎖死服務器與電腦,拒不交接工作,最終耗費兩年,導致600萬元資金的項目失敗。

這則公告獲"互聯網的那些事"等微博大V轉發,評論中有網友稱,程序員刪庫跑路這種事居然成真了。

更有網友對這家公司如此依賴一名后端程序員提出質疑。

在行業交流群如"深圳手游背調總群"內,同行開始交流起這位主角事跡,甚至有人表示,"我在的幾個游戲行業招聘群都傳遍了"。

《財經天下》周刊聯系到螃蟹網絡創始人尹柏霖,他講述了這家創業公司如何在事件中一路跌到谷底的過程。《財經天下》周刊也試圖聯系燕飛宏本人,但截至發稿時尚未獲得有效聯系方式。

人們的最大疑惑,是一個剛來公司三個月的程序員,如何能拖垮耗資600萬元、開發了兩年的游戲項目?游戲之前是誰在開發,是否另有隱情?

尹柏霖表示:創業公司養不起閑人,燕飛宏負責的后端,之前在公司也只有一人負責。

當時前任跟同事相處得很好,奈何身體出了問題,跟妻子孩子離開深圳,回老家養病去了。而公司正值游戲上線前夕,他情非得已,通過朋友認識了燕飛宏。

尹柏霖驚奇地發現,燕飛宏跟自己是老鄉也是校友,技術能力也過關,就給了技術總監的職位(相當于技術部門負責人)和4萬元的月薪。"這其實是挺不合理的,但當時我們項目已經停擺了。如果他做得好,工資高一點也可以接受。"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

公告里稱燕飛宏"心智異于常人"。公司同事跟燕飛宏很難溝通,"他自己做后端時還沒問題,一跟前端和策劃合作,各種罵人擺譜都來了。"

尹柏霖稱,燕飛宏經常早退去吃飯,一起拼命的同事對他意見很大。然而他的級別是"技術合伙人",燕飛宏表示:他們是普通員工,我是管理層,我想怎樣就怎樣。"在公司得小心哄著他,還專門給他搞了特殊的電腦桌和椅子。"

矛盾爆發是在游戲上線測試的那一天。中午全員會議時,燕飛宏怎么也請不來,尹柏霖親自去請,他卻摔鍵盤走人了。

下午兩點游戲就要上線,他們原以為他像往常一樣出去就餐,結果燕飛宏再也沒回公司。他的電腦密碼、服務器密碼,也無人能解。

游戲內測最終泡湯。

這款游戲本名《生靈怒》,預算100萬元,耗時8個月,但實際開發拖了一年多。

"拖到這時候,每個月支出就有十多萬元,我們實在沒錢了。"內測泡湯后,前端主程序員頗為失望,"大家苦兮兮熬了一年,最終落得這個后果,心態要崩了。"

最終搶救8個月后,項目宣布失敗。

尹柏霖是游戲策劃出身,工作了七八年,把攢下的100萬元全部投入了項目。

另一位做實業的合伙人也投進了自己的300萬元。

項目失敗后,尹柏霖不得不關閉公司。他形容自己在深圳"一無所有,33歲沒車沒房,老婆還要生了",只能打工度日。

在規劃里,《生靈怒》是一款RTS+實時消除對戰玩法的游戲,全球同服。"我們走的是獨立游戲路線,對口碑抱有很大希望。"

嘗試過游戲的玩家盡管提出諸多不足,但對玩法機制贊不絕口。

根據尹柏霖預測,這款游戲未來能做到月千萬元級別的流水。但這一切如今都已付之東流。

跑路者被拉進黑名單

在燕飛宏跑路當天,微博大V"首席內幕管"爆料稱,他還把社交媒體的簽名換成了"大吉大利,螃蟹掛逼",毫無悔恨之意。

后來,"他想起公積金還掛在公司,又正要買房,便央求我把公積金給他交上,重回公司。"尹柏霖也希望他至少能交接公司,但同事無不強烈反對,最終未能通過。

尹柏霖稱,此后燕飛宏回公司大吵大鬧,還發生過肢體沖突。

當時顧及臉面,螃蟹網絡并未曝光此事。

如今公司已倒閉,他選擇發出公告警示同行。

至于損失,也是無力彌補。燕飛宏表示正走法律程序起訴對方,在和律師商談此事。但他承認,"事發當天就報警了,不管用,訴訟也會是個很漫長的過程"。

燕飛宏如今已在另一家游戲公司--深圳平行宇宙數字娛樂有限公司上班。

尹柏霖也聯系了對方,告訴《財經天下》周刊稱"雙方正在處理此事"。

而《財經天下》周刊致電深圳平行宇宙時,對方無人應答。

燕飛宏本人在網上也并無聯系方式,《財經天下》周刊嘗試通過其他途徑聯系其無果。

在公告發出當天,燕飛宏的名字迅速在深圳手游圈流傳開來。有從業者表示,"我在的幾個游戲行業招聘群都傳遍了"。

在同行交流群里,還有從業者曝出他過往的"事跡"。

久六互娛(深圳市我愛我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位從業者稱,燕飛宏在公司時三四個月寫不出一款簡單麻將程序的基本框架,還在封閉測試第一天就打了研發經理。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

尹柏霖坦言,這件事的第一責任人其實是他自己,未能準確識人。"但很多網友說有內幕,其實真沒有,燕飛宏性格過于奇葩,損人不利己,無法用正常邏輯推斷。"

在公司解散后,尹柏霖有三個月自責愧疚,什么也干不了。"我把我的全部積蓄都投進去了,現在一無所有,就是不能讓他再繼續危害游戲行業。""至于網友捐款,好意我心領了,但我自己創業自己承擔后果。"

游戲創業入春

2018年無疑是個游戲寒冬,對創業公司更是如此。

一款游戲想上市,需要向文化部申請備案,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申請版本號。然而3月28日起,再無國產游戲網絡版號發放,備案過審數量也極少。

若無版號,即使拿到備案,游戲也不能收費變現。騰訊的《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就因此毫無營收貢獻,花大力引進的《怪物獵人:世界》也只能停留在測試階段。

2018年8月,八部委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后,"網游總量調控"以紙質文件落實。

受此影響,一個舊版號的價格被炒到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IGG、網龍、巨人網絡等游戲股相繼大跌,小創業公司更是被逼轉行。

2018年12月,游戲版號終于解禁。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馮士新表示,首批部分游戲已經完成審核,正抓緊核發版號,由于申報游戲存量比較大,消化需要一段時間。

當日,騰訊股價大漲4.51%,市值重回3萬億港元,游久游戲、游族網絡等股票直接漲停。

但這一切都與尹柏霖沒關系了。他表示,自己的游戲因為玩法獨特,在2017年就拿到了版號。"在手游寒冬里,大家都做換皮游戲,混日子,我們反而想做玩法創新的好游戲,可能會成為爆款。"

由于這一風波,他已重新變回打工仔,告別投入全部積蓄的初創企業。

如今,螃蟹網絡的iTunes游戲發行賬號因為"歷史干凈",反而借給朋友去發行換皮游戲了。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325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