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安全 > 正文

50塊錢能買十幾億人數據 印度正在被巨型數據庫撕裂

時間:2019-02-27 10:22:22 來源:腦極體 評論:0 點擊:0

  技術正在將人類社會割裂成兩個位面:

  掌握數字技術和信息的人,正在成為社會的最大得利者,享有更低的成本(比如獲取知識)、更高的效率(比如商業交易)、更便捷的公共服務(比如數字辦公)。

  而那些缺乏技術資本的人,就會被系統打上各類標簽,在現代生活中遭遇重重困難。更不幸的,還可能被系統直接遺忘,變成信息社會的一座孤島。

  在印度,這樣的故事正在真實上演。

  全球最大的生物識別數據庫,

  為何爭議不斷?

  2009年,印度政府啟動了一個全球第一大生物識別數據庫項目Aadhaar。全國超過95%的人口,大約11億的姓名、地址、手機號,以及指紋、相片、虹膜掃描等極度敏感個人信息,都作為公民身份的唯一識別碼(UIDAI),納入政府中央數據庫。

  目前,Aadhaar 已經深入到了印度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UIDAI直接連接到個人銀行賬戶、手機號、保險單、PAN(永久賬號)以及其他服務上。

  也就說是,一個印度人無論是學校上學,醫院看病,還是在銀行辦理金融業務,申請政府項目等等日常活動,都需要注冊Aadhaar才能進行。

  如此說來,應用了視網膜掃描認證、無現金交易、數字化政務等種種新科技之后,印度社會的信息化水平甚至超過了不少發達國家。

  故事發展到這里,原本并沒有什么稀奇的。

  以國家為主體進行大規模的個人信息采集,印度不是最早的一個,中國自商朝開始就有“登人”或“登眾”的人口登記制度。美國上世紀60年代就建立了數十億人規模的巨型數據庫。

  印度也不是數字化最先進的一個,中國的人口信息管理系統就與全國違法犯罪信息中心CCIC、公共安全視頻圖像系統等相結合,打造了一個讓犯罪分子無處遁形的“天網”。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巨型信息數據庫的建立,無不是以相關法律保護和安全技術為前提,并依靠國家信用來背書的。

  如果有人告訴你,50塊錢就可以買十幾億人的生物信息數據,多加點錢(也就30塊吧)還能夠順便打印假身份證,你會不會覺得,要么是對方瘋了,要么是系統太坑了。

  印度 Aadhaar,就是這么一個“滑天下之大稽”的存在。

  以Aadhaar在印度的應用之廣泛,信息之敏感,相較之下,它的安全防范簡直就像鬧著玩兒一樣。

  自上線以來,Aadhaar就陸續遭到網絡攻擊,并“不負眾望”地不堪一擊。

  據報道,有超過210家政府網站都曝光了Aadhaar 中公民的詳細信息;1.1億用戶的Aadhaar信息被電信公司Reliance Jio外泄;超過1億人的銀行賬戶和Aadhaar細節信息被泄露;政府的電子醫院數據庫也被入侵。通過WhatsApp 匿名群組,就能以低廉的價格賣到11億人的數據庫訪問賬號。

  沒有金剛鉆,還偏要攬瓷器活,直接把全國人民都變成了犯罪分子的囊中之物,點擊就看印度政府在線坑人?

  數字化的急先鋒,緣何慘遭滑鐵盧?

  目前看來,印度政府并沒有做好相關準備工作,就倉促上馬了Aadhaar,直接導致了這場波及全球1/6人口的鬧劇。

  首先,缺乏嚴格而有效的隱私保護條例和意識。

  政府巨型數據庫的發展,或多或少都會對公民隱私權產生威脅。只有讓公民相信個人信息不會被惡意使用,才可能獲得支持。很多國家的做法是,在推行之前就提出立法建議。

  比如典政府的國家數據庫,就在收到公民反饋之后,暫停了800萬人口的注冊工作,并組織了很多調查研究活動,并于1973年通過了世界第一部國家級個人信息保護法。美國的巨型數據庫也經過了兩年多的反復聽證和研究,并通過了隱私法,才得以實施。2005年,英國政府也推出過一個國家生物識別身份計劃,由于遭到了英國人在公民自由和政府監督問題上的大力反對,不得不銷毀了已收集的所有數據。

  而Aadhaar的推行,則是一種以行政權力強制實施的“暴力美學”。如果公民不注冊Aadhaar賬號,在印度幾乎無法生活。印度議會成員杰倫·蘭密施(Jairam Ramesh)就諷刺該項目是“強制性自愿參加”。

  因此即便隱私權問題尚不明朗,很多人也不得不交出敏感的生物數據。直到2018年,印度最高法院才首次在印度憲法中認定了隱私的基本權利,宣布Aadhaar的某些部分違憲,并對其使用和擴散施加了一些限制。

  另外,印度社會并沒有完善而廣泛的信息基礎設施,信息化反而加大了社會資源的“馬太效應”。

  除了少數大城市意外,印度的大部分邊遠地區和城鎮的互聯網普及率都相對較低,并沒有良好的網絡條件來支持上傳指紋、虹膜等個人信息。一些體力勞動者的指紋也無法被服務站點的機器準確地掃描和識別出來。

  有數據顯示,由于Aadhaar的推行,約有數百萬人無法拿到應得的政府福利。僅在拉賈斯坦邦,就有100萬人被不公平地從食物補助名單中撤除,超過300萬人無法領取指定的糧食配額,50%的人被標記為“死亡”或者“身份重復”,導致無法領取養老金。

  基礎設施的不平等,直接導致Aadhaar的信息化并沒能幫助最應該得到幫助的弱勢群體解決問題,反而制造了更多的麻煩。

  既不具備全面推行數字化的物質基礎,也不具備數字化管理的理念和經驗,Aadhaar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爭議背后,印度社會的數字之變

  那么,是什么使得印度政府即使遭遇相反民意,也要強行推廣Aadhaar呢?

  客觀來說,盡管實際操作中Aadhaar的效果并不理想,甚至引發了許多新的社會問題。但大數據時代的穹頂之下,巨型數據庫幾乎是每一個政府的不二選擇。而Aadhaar的出現,也確實讓古老而傳統的印度面貌為之一新。

  改變一:塑造一個更清廉高效的政府。

  根據民間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調查,印度的賄賂率是16個亞太國家中最高的。每10個獲取公共服務的人,就有接近7個行賄過。

  Aadhaar的出現,讓政府服務流程變得簡單和透明。居民想要申請醫療保健、學校或法律等基本公共服務時,只需要與將指紋與Aadhaar存檔的指紋進行匹配,只要符合資格并配對成功,系統就會批準并發放福利,從而有效減少貪污腐敗。

  改變二:建立社會信用體系,降低欺騙性風險。

  在Aadhaar到來之前,半數印度人幾乎沒有任何形式的身份證明。有時還會使用假名或多次使用自己的名字申請福利項目,從而騙取更多政府資助。

  而Aadhaar的唯一身份識別碼(UIDAI),就成為印度社會信用體系的基本框架,記錄了個人的銀行賬戶、金融交易、醫療記錄等情況,為政府出于安全和合理目的的管理提供了效能。有數據顯示,Aadhaar過去兩年便為政府節省了大約80億美元。

  同時,銀行系統貸款的不良率也因此大幅度下降,自從Aadhaar發布以來,有超過800億美元的資金都再度流回進了印度銀行系統。

  換句話說,Aadhaar甚至可能成為印度未來社會的基本運行框架。

  改變三:電信技術和科技行業的飛躍式發展。

  在其他國家還在小范圍實驗的時候,10億人都在使用的Aadhaar,直接將印度送到了虹膜識別、人工智能等世界領先的產業位置上。

  虹膜識別技術在醫療、社保、信用、金融等涉及信息安全、身份驗證領域的大規模使用,滋養出了包括算法、應用軟件、管理平臺、智能終端硬件的全產業鏈布局。

  目前,印度已經有20多家公司在進行生物鑒定產品的研究與開發;三星首款具有虹膜識別功能的智能機器Galaxy Tab Iris,也選擇了在印度首發。印度的AI創業公司,也正在利用政府收集的虹膜掃描信息研究種種新的算法,比如教育技術公司利用虹膜數據+智能技術來提高課堂出勤率、防止考試作弊。

  Aadhaar的出現,讓印度變成了虹膜識別系統和相關算法的最佳試驗場和掘金地,這是很多發達國家都不具備的。

  可預見的未來:

  在撕裂的邊緣試探

  一步邁入現代化,為此犧牲一些公民隱私和自由到底值不值,實在是一個見仁見智的話題。至少目前看來,Aadhaar的出現,正在動搖印度社會的根基。

  極具商業價值的個人生物信息,會刺激他人越界使用的野心,也給擁有信息掌控權的人提供了違反犯罪的機會。由此引發的綁架、詐騙、非法討債等下游犯罪,恐怕比信息泄露所帶來的危害更大,也更加隱蔽。

  更可怕的是,越來越多的弱勢群體(比如印度種姓等級制度中的“賤民”)會發現,自己正在被系統打入一個解決的囚籠,個人私生活信息幾乎沒有藏身之處。想要隱藏懷孕、手術、考試成績等等個人隱私,正在變得越來越困難。

  這意味著一旦被系統“污名化”處理,將會永遠蒙受恥辱。

  或許現在斷言巨型數據庫會讓人類在未來走向撕裂,還為時過早。但它正在讓社會生活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卻是不爭的事實。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325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