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商 > 正文

裁員、高管接連離職 京東進入激進改革模式

時間:2019-04-12 11:17:43 來源:界面 評論:0 點擊:0
  4月11日晚,據全天候科技報道,在其獲取的一份京東內部會議錄音中,京東一位高級副總裁稱,公司已經到了非變不可的地步,每個部門都頂著巨大壓力。裁撤的第一波是高管,馬上是總監,接下來就是普通員工。
 

  該高級副總裁還稱,組織和人事調整還會繼續,但一定會在4月底前完成。

  這份錄音還泄露了一個數字——過去幾個月中京東零售業務的GMV增速同比已經跌至20%。在過去幾個季度中,京東的GMV增速一直在持續放緩,2018年第四季度的GMV同比增長為28%。如果該錄音中的“20%”屬實,意味著京東的零售業務目前面臨極大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類高級別會議上流出一份內部會議錄音,或也意味著京東這輪裁員調整可能已經出現失控——在一次疾風驟雨式的組織調整中,不會所有人都對結果感到高興。

  從去年底開始,由于內外部危機集中爆發,京東開啟一輪組織架構調整。在京東零售子集團(原京東商城),原三大事業群被重新拆分、組織,并劃分為前中后。隨后不久,京東集團(包括零售、物流、數科三大子集團)開始推行“小集團、大業務”的轉型,總部職能從管理改為戰略,運營職能下放至業務板塊。

  從組織架構調整至今,接連爆出三位CXO級別高管離職、大幅裁員、要求996工作制等消息,京東持續不斷地占據著各大媒體頭條。

  京東的畫風變了。2018年5月份,京東集團董事長劉強東還公開表示,“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但今年開年至今,京東自上而下開始了一輪激進的組織人事變革。

  一位京東內部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透露,京東這輪裁員優化是自上而下一層一層來,現在高管(副總裁及其以上級別)已經優化得差不多了。“招聘仍然正常,只是現在管理手段更激進一些,要把內部風氣都整頓下,沒有創業精神或者不能拼的要走。”

  據界面新聞記者綜合多位京東員工的說法,并不是所有部門都在裁員優化,而是有輕有重。比如相對獨立的AI研究院基本沒有受到影響;京東集團正在進行的大中臺建設涉及到不同部門之間的合并重組,管理職位減少、人員冗余會導致員工離職或被優化。另外,一些人力密集型的業務會是裁員重災區。

  無論對是高管層還是普通員工,京東的這輪調整力度都是超出預期的。據前述知情人士透露,有些物流部門直接全部被裁掉。另外有前京東員工透露,在隸屬采銷體系的數碼電腦部門,可能會從四百多人裁至一百多人。

  年初,京東宣布將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高管——京東也是這輪互聯網公司裁員潮中唯一一個直接提出要優化高管的公司。隨后,首席技術官CTO張晨、首席營銷官CPO藍燁、首席人力官兼首席法務官隆雨接連宣布辭職。

  實際上,除了隆雨外,藍燁和張晨的離職事先都有跡可循。

  首席公共事務官藍燁于2012年加入京東,當時擔任京東商城首席營銷官CMO,在京東這是一個既管花錢又負責賺錢的核心職位。不過隨著徐雷在2013年重回京東擔任首席營銷官后,藍燁轉任為首席公共事務官,負責公共事務,實際上在京東管理體系已經被邊緣化。

  一位接近京東高層的知情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記者,轉任CPO后,藍燁代表京東出席活動的次數已經較少,并且藍燁已長期不承擔核心管理工作。

  CTO張晨于2015年加入京東集團,負責京東商城技術研發體系工作,在近期宣布因家庭和個人原因離職,在離職后繼續擔任京東集團顧問。事實上,近年來,在京東零售業務中負責核心技術體系建設的主要是京東集團副總裁黎科峰,而并不是CTO張晨。

  去年12月進行的京東零售子集團的架構調整中,關鍵在于構建大中臺,而大中臺建設中的關鍵在于中臺研發。中臺研發分為技術中臺和數據中臺,但這兩項工作均由京東集團副總裁黎科峰負責,并直接向徐雷匯報。

  因此,CTO張晨的離職也就并不令人意外了。

  首席人力兼法務官隆雨是劉強東在中歐商學院的同學,于2012年加入京東,在京東資歷深厚。在正式離職前,隆雨先卸任首席人力官,由80后余睿接任該職位。在京東官方聲明中,隆雨調職屬于“主動請纓,率先參與高管核心輪崗計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位離職CXO中,隆雨是唯一一個離職時,劉強東本人發表聲明,并高度評價了隆雨在京東發展中所做的貢獻。其他兩位則并無此“待遇”。

  除了三位CXO外,據界面新聞了解,還有幾位京東副總裁也在近期離職。如去年才加入京東的集團副總裁、京東數科智能大數據部總經理裴健也在京東數科的架構調整中,表示因家庭原因無法全職工作,而改為兼職。據全天候科技報道,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Y事業部負責人于永利也在近期離職。

  在這輪高管變動中,兩位高級副總裁胡勝利和王笑松的新動向也備受關注。目前,京東官方并未宣布二人的新職位。在消息發布當天,王笑松在朋友圈發布了一條動態,“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王笑松于2008年加入京東,是京東引入的第一位職業經理人,也是當時最年輕的副總裁。在京東,王笑松歷任3C事業部負責人、大快消事業群總裁、生鮮事業部負責人。胡勝利則是京東近幾年升遷最快的高管之一,歷任3C事業部負責人、時尚生活事業部總裁、時尚居家平臺事業群負責人。在內部,胡勝利的鮮明標簽是擅長創新。

  一位接近京東的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王笑松和胡勝利兩人無論是業務還是管理能力都比較突出,深受內部認可。京東在官方聲明中,也稱兩人是“京東內部培養起來的優秀管理干部”。不過,二人的最終安排可能要到此輪調整最后才會宣布。

  某種程度上,京東的激進改革是勢所必然。過去數年間,京東快速成長也快速膨脹,滋生了大公司病,近期劉強東還在內部會議上痛斥高管“拉幫結派、人浮于事”。在企業高速成長期,這些問題會被掩蓋。而一旦公司遭遇增長瓶頸,發展停滯,便需要首先對組織和人事動刀。

  而京東又是國內互聯網公司中員工總數最多的——整個京東集團員工數接近18萬,不包括京東數科,員工數近15萬。而阿里員工總數不過9萬,騰訊員工總數不過4萬。龐大的員工總數導致京東的任何調整必然牽扯人數眾多,社會影響巨大。

  盡管在輿論場上負面不斷,但截至目前,資本市場對京東的這輪激進改革做出正面反饋——從年初至今,京東的股價企穩回升,漲幅達50%,而同期拼多多股價幾乎沒有上漲。

  但京東的改革仍然尚未完成。在人事調整之后,新組織架構如何磨合、能否真正激發這個龐大商業體的活力,仍然需要時間去回答。

文章排行榜更多
最近更新更多
325期p3试机号